苏三。

-_-!

「统治」

被钢铁利齿撕碎的
是梦吗
我不知道
如果有一天
我成了将被肢解的那一个
我大概会恐惧
会逃
或是干脆无动于衷
就那么笑笑
统治者们一旁标榜着无辜
一旁在暗处大肆屠杀

「外衣」

卑劣的屠杀者
对,是我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
我都吃

死亡只是开始
还得放血、分尸、下油锅、
火上吱吱作响的肉块
难不成还会悲鸣吗?

我不是刽子手
披上精美的羽衣
就敢自诩
是悲悯的使徒

「此情何情」

你确如一枚松针
不会因为恰到好处的触碰
使人受伤
然而我

越是想伸出双手
就越是深可见骨
越是想拥你入怀
就越是遍体鳞伤

找不到任何办法
最后沦为只有用这般疏离
轻叹一声
晚安吧

「如果」

如果你看到一棵树
在风里也沉默
如果你看到一棵树
在河边却零落
是它的错是它的错
不懂如何解脱

如果你听到一首歌
感觉有些失落
如果你听到一首歌
感觉心如刀割
是它的错是它的错
怎能叙写寂寞

如果你发现一个我
窗前静静呆坐
如果你发现一个我
桌旁沉沉静默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不知该怎么做

「笑」

把肋骨换成刀
将那个粉饰太平的人解剖
他的心脏没有激烈地跳
肌体快要烂掉
但他却在笑
像说他很好
又像是自嘲

「食人草」

世间所有花草都是它的分身
所有的无害都是隐忍
人畜无害,任人践踏
微笑着
释放赖以生存的慢性毒药
一年又一年
一代又一代
当你倒下
就从你身上
开出花来

「阴谋论」

时光说他没磨过刀子
钝刃哪能杀人
最多受点挫伤
但人们还是把他送上绞架
叫嚣着处以极刑
氧气奸笑着
一边化身圣人赐予无知者生命
一边谋划着
一场惨绝人寰的
慢性屠杀

「晚安」

酣睡声在房间寂静回响
醒来时  你总是
取笑我熟睡的模样
呼吸着冬日一丝寒意
我又倒回微凉的床上

言及琐事  两厢尽欢
偶尔也因无聊的事由彼此相伤
转眼一笑而过
我爱极了这种生活
若非这皎洁
酣美如斯

无所掩饰的每天
都一起迎接雾霭云霓
恍然觉察
你在身边的日子
别无所求

恰逢凌晨一点多钟
我最想你的时候...
恰巧路过的这飞光
告诉我
你已入眠许久。